他说:「每个奖对演员都是一种肯定-射洪新闻
点击关闭

小榄新闻-他说:「每个奖对演员都是一种肯定-射洪新闻

  • 时间:

70城最新房价出炉

圖:韋家雄不介意做「綠葉」當大多數觀眾將注意力放在電視劇或電影的男女主角身上時,其實他們身邊的「綠葉」也佔着一個重要的位置。沒有高大威猛的身形與俊俏的外表,韋家雄卻是無綫的「綠葉王」,但「綠葉」都會有出頭天。二○一五年,韋家雄憑《梟雄》奪得「萬千星輝頒獎典禮」的最佳男配角。至於「視帝」的獎項,韋家雄坦言沒有特別期望,就算一直做「綠葉」都沒所謂,皆因他只享受演戲的樂趣,得到觀眾認同比攞獎更開心。\大公報記者 溫穎芝 文、圖

在早前的無綫劇集《白色強人》中,韋家雄演一個重視家庭的醫生,為太太作出拔喉抉擇的一幕,觸動了很多觀眾。現正播映的劇集《她她她的少女時代》,他演的則是一個貼地的小人物角色。不論是什麼類型的角色,戲分多少,韋家雄都抱着盡力做好的宗旨。早前他接受大公報記者專訪,分享自己的演藝心路歷程。

從來唔想靠哥哥可能不是很多人知道,韋家雄的哥哥是《和平飯店》導演韋家輝,兩兄弟在同一行業,卻未合作過。韋家雄笑說:「與其他導演相比,我跟他只是多了個血緣關係。如果其他導演因為需要我,找我演出,我會好開心。但我不想因為我是他弟弟,他才找我演出。」他坦言不太喜歡被指靠哥哥那種感覺,記得當年哥哥第二部執導的作品《一個字頭的誕生》,監製曾找他演出其中一個角色,但他最後沒有拍,因為不知是否真的需要他。

觀眾認同如攞獎這一刻,韋家雄不追求利,也不追求名,他只想有更大的自由空間去演戲。他說:「自由度是需要建立的,早年我講到天花龍鳳,監製都未必信任我。直至我做了好多年,大家認同我演戲是可以的,才會給我機會去試。」曾經有一段時間,他離開演藝圈去投資做生意,那時他感到自己演的角色越來越不重要,就會想這一行還需要自己嗎?他便決定出去闖,後來生意失敗了。碰巧此時韋家雄看到有篇報道,劉天賜讚他在《旺角卡門》演得好,之後導演戚其義找他回無綫拍劇,韋家雄就發現原來都有人留意到自己,便決定重返這一行,從頭做起,不再想那麼多,努力做好自己。

輾轉間,在無綫已接近二十五年,韋家雄感激得到不少前輩的幫助。在拍攝《真情》時,前輩關海山教了他很多有關演戲的方法,他說:「我當時聽了,但沒有細味當中意義,也沒有付諸實行。但現在回想對方的說話,就會發現原來他當時已塞了一大嚿錢入我袋,對我幫助好大。」韋家雄現在是無綫的「綠葉王」,問到有否期望當上男主角嗎?他想了想,說:「我的看法是,每一位演員其實都是主角,我拍《大醬園》時,就算演搬黃豆工人的臨時演員,一開機也是在演戲,只是鏡頭不是對住他。無論哪一場戲,大家也在演戲,只是鏡頭多或少的問題。」問到是否從不會為未能當主角而不開心?韋家雄笑說:「每人想法不同,觀眾記得我在《白色強人》中為太太拔喉的一幕,可能只有兩秒鏡頭,但那刻我就是主角。」

最終韋家雄的努力獲得認同,他憑《梟雄》於2015年奪得「萬千星輝頒獎典禮」最佳男配角。韋家雄演出經驗豐富,但總有些角色未演過。他說:「其實好多角色的職業可能一樣,但性格不同,已是不一樣的演繹方法。有一段時間,我演老實戇直的角色差不多十年,但每個老實人的演繹方法都不同。」

尋找自己的快樂韋家雄的演技毋庸置疑,雖然大多數只是演「綠葉」,但不少角色讓觀眾難忘,他每次演出除了做足準備外,到現場感受氣氛後,他便決定用什麼方法去演繹。他說:「配角不像主角,很多時劇本沒有交代角色的背景以及前期故事,都是靠演員自己創作。」他舉了一個例子,在《梟雄》一劇中自己演上海梟雄喬傲天的得力助手,拍攝時他刻意將雙手放在前面,予人忠心的感覺。另外,這個助手一定是醒目的人,梟雄才會留他在身邊。韋家雄說:「觀眾未必會留意到這些細微動作,但追看多幾集後,觀眾必定會感受到。記得劇集首播時,珍姐(無綫高層曾勵珍)看出我刻意將雙手放前面,我真是好開心。」

哥哥是導演,韋家雄原來也有個心願想拍自己的作品,他說:「不是受到哥哥的影響,有時我想,腦中想出來的故事,若能以畫面呈現,不知會怎樣呢?我現在都努力寫劇本,希望越寫越好,有一天可以拍到自己的作品。」

對於「視帝」的寶座,韋家雄坦言沒有期望,對獎項也是,這與自己曾經攞過獎無關。他說:「每個獎對演員都是一種肯定,我攞住個獎在台上講多謝,換轉我在街上,有觀眾搭我膊頭讚我演得好,都等如頒了個獎給我,不同的是,我在台上可以多謝更多人。」問到是否繼續樂於做「綠葉」呢?他想也不用想便說:「我沒所謂,『綠葉』都總有戲做。有一次我在三聖村食海鮮,隔籬兩枱客人都在談論我在《白色強人》中的演出,感受到我的角色內心有爭鬥,那當晚我已拿了個『最佳男配角』,哈哈。」

韋家雄最初入行是當幕後的,後來發現做幕前沒那麼辛苦,就試考藝員訓練班,之後他發覺當演員好得意,有時好忙,有時可一連放幾日假休息,而且沒什麼工作是可以每天都像玩樂般,又充滿新鮮感。當作品播出後,在街上得到觀眾的讚賞,真是好開心,比得獎更開心。當然,做演員也有收入不穩定,沒有安全感的時候。韋家雄說:「一個有知名度的演員,跟一個沒知名度的演員,其實都一樣是散工,幸好在無綫工作,公司承諾我們一年有幾多薪金。我也會想,怎樣才是快樂呢?有些人有一億元都可能覺得好窮,但有些人覺得月入兩萬元,可以跟朋友食飯飲酒已足夠,兩者的快樂都是存在的,看自己追求什麼。我現在追求工作上的滿足感,如果什麼都用錢衡量,我會不開心,也不會做到好的作品。」他覺得每個人對生活的要求不同,自己的生活好樸素,不追求名表也不追求靚車,反而最想買樓。他穿的衣服也很平實,很多藝人會用幾千元買件tee,但他寧願跟家人去食飯。

今日关键词:悬赏886万抓老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