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成本未来-还有一个是期货和现货市场的时间节点都是不一样的-东方拆局进球体育资讯

  • 时间:

by2得零星

第二個就是一個風險的評估,就是承接前面我們供給側改革最近幾年整個行業一個比較重要的關鍵詞,供給側改革之前會有一個成本端和需求端的影響,供給側改革之前我們回想一下2015年的時候,所有的鋼鐵的品種都跌到了一個非常慘不忍睹的價格,甚至很多的行業面臨虧損,那個時候也有一些壓力,很多的產業都非常的有壓力。甚至進入到了一個負反饋,就是越虧越要生產。經過供給側改革之後我們發現成本端和需求端的壓力還在,但是整體上壓力是緩解的。所以我們鋼鐵企業正在從數量增長型轉化為結構條件型,這樣的轉化當中,我們的金融市場,包括我們國內外商品的衍生品工具,期貨和期權不斷的豐富,也是促進轉型的加速,甚至是在轉型當中會協助解決一些問題。

對於套保的重新認識,我們覺得,首先是建立在對品種的供需關係、波動情況研究的能力,這個研究能力就決定了我們在什麼樣的位置以及什麼機會進行我的現貨的採購和銷售。所以我們為什麼說一些比較大型的期現公司或者是現貨企業要組建自己的投研團隊,或者說是一些期貨公司他們的研發中心其實就是為了協助一些產業客戶,提供更好的或者是優化他們的一些期現投資建議。

說到套保、進行風險管理,我們如果按照書本上講的:數量相當方向相反做套保其實是非常痛苦,很多時候是不賺錢的,甚至會虧錢,所以我們做套保的時候,我們發現套保不能僵化的做,因為期貨和現貨的市場時間效率是不一樣的,我和我現貨朋友聊天的時候,可能會發現,現貨市場是看空的,但是我有貨。流動性只要OK我就可以很短的時間在期貨市場上把我的貨賣空,我現貨那麼大的體量要一點一點賣,或者就是看好現貨的時候,想去補貨也只能一點一點補。但是期貨市場只要流動性OK就可以規避這個風險。我們現在的黑色品種只要選擇主力合約,大體量的頭寸其實都是沒有什麼問題。

后政策紅利時代主要有三個特點,一個是行業的去產能是繼續的,它的側重點可能會轉變;第二個是未來幾年會更加註重行業的兼并重組;第三個是政策紅利是不是有一定的延續性

國貿期貨研發中心副經理、黑色系首席分析師張寶慧出席黑色分論壇並發表主題演講。張寶慧表示,供給側改革進行到目前,可能是進入到一個后供給側改革時代,整個行業的發展已經從數量增長到質量結構的創新和提高。鋼鐵產業鏈正在從數量增長型產業向結構調整型產業的轉變,需要藉助金融市場完成轉型加速。衍生品幫助企業進行期現風險管理,幫助生產成本的管理、鋼材的庫存管理、企業生產利潤的穩定。

等到政策到了所謂的后時代的時候,我們也會發現政策帶來的紅利或者是最好的紅利時代可能已經過去了,整個的行業可能又進入了一個相對市場化的自行調整的階段。我們從上面兩個有代表性的圖做的跟蹤也會明顯的發現,其實它已經擺脫了去年、前年高利潤非常暴利的時代,整個的利潤已經相對比較合理。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兩組數據,比如中鋼協對於債務處理的目標,平均的資產負債率降到了60%以下的區間。

所以其實簡單來看的話,對於鋼鐵企業的期現風險體系管理的構建,比如最基礎的套保的體系,做庫存和成本管理,對於庫存是不是可以對我現有的實體庫存進行風險規避,或者我對未來的庫存做一個虛擬的風險的規避,鋼廠的生產成本等等的一些都可以進行管理。生產這一塊其實就是生產利潤的套利,後面我會介紹虛擬生產利潤的套利和風險規避,還有隨着衍生品工具的不斷豐富,期權的應用也會越來越寬泛,最後的話就是一些配套的體系,就是作為一個企業,我不可能說做套保就做套保了,還需要研發團隊以及決策層、風控和績效考核體系的建立,這些雖然不是重要的環節,但是是一個必不可少的環節。

以上就是我的分享,謝謝大家。

還有一個就是剛才的庫存管理,這個就是我說的牛市和熊市不同行情當中套保思路的轉化,我們熊市的時候,手裡有很多代理的現貨的量,這個是被動要去拿的庫存,熊市的時候我們怎麼規避風險?就是拿現貨,然後在期貨上去賣空,這個其實是沒有問題的。牛市的時候或者大家對於未來不是那麼悲觀的時候,這個時候我作為貿易商肯定是主動做庫存,很多傳統的貿易商他們的盈利空間就是來自我們的庫存管理,賺取價差。我做現貨庫存管理的時候,如果是牛市,期現結構不利於我們做一個賣空保值,我們建議客戶轉化思路,在牛市的時候把現貨提前預售,之後在盤面把這個貨買回來。這也是一種思路。

第二個就是中國鋼鐵產業集中度,為什麼說中國鋼鐵產業集中度,我個人覺得經過前面幾年我們剝離一些過剩的資產和無用的產能,後期我們產業的發展是趨向于優質化的發展,那麼我們未來整個行業的動作或者是它的很多重點可能在於提高產業集中度。今年我們前段時間也有共識的是鋼鐵界的寶馬集團,其實已經是一個指標了。就是未來整個行業的兼并重組是趨勢,按照供給側改革的主線要求,2019年之後堅定不移的推進鋼鐵去產能工作要繼續,但是行政性量化的指標比如之前我們壓縮產能多少多少,甚至說我們計劃的量化指標其實已經接近尾聲,未來我們的工作可能就是進入的一個產能效果整固階段。比如我們防止指標外的產能新增或者是節能減排等,最後是行業的兼并重組,最後實現行業集中度的提升。我們中國是全球最大的產鋼國,但是和一些前列的國家相比較我們的道路還是比較長的。

最後一點是衍生品工具的運用,這邊給大家列出來的是成本管理和利潤這塊要做的準備,成本管理這塊除了現貨這一塊的操作之外,其實也可以通過期貨的操作儘可能的把我的成本往低降。穩定利潤這一塊,對於鋼鐵生產可能涉及的面會比較寬泛,對現貨來說,儘可能地把成本壓低,同時配合期貨,比如在鐵礦的遠期貼水的結構下,買入一些比較便宜的遠期的期貨,或者是在盤面進行一個期貨的保值,甚至通過一些期權的方式對利潤做一個保護,這些都是企業未來思考以及借鑒的環節。

以下為文字實錄:張寶慧:我今天的內容主要有三個部分,第一個部分是大概介紹一下整個行業所處的情況,第二個是對於風險的評估和管理進行介紹,第三個是對於衍生品的工具的運用進行一個介紹。其實對於目前行業所處的環境,我的題目是后政策紅利的時代,其實我個人得感覺最主要的是基於2015年國內的鋼鐵行業進入供給側改革,供給側改革進行到目前,我個人的評估是可能是進入到一個后供給側改革時代,這個后供給側改革時代是什麼?其實我們看一些高層的發言言論或者是他們的政策延續性,會發現供給側改革我們還在講,但是我們講的重點不一樣了。包括現在大家關注的是我們所謂的去產能並沒有把產量去掉,我們除了供給側改革提出來的時候,大家想說是不是去產能了,其實也沒有這樣。我們經過這幾年的供給側改革,其實我們整個行業的發展已經從數量增長到質量結構的創新和提高。其實它已經完成了它比較重要的內容,後面的話我們從我們的這幾個圖來看,其實已經取得了一些階段性的成效。

最後一點是期權的應用,現在黑色產業鏈場內期權還不完整,但是未來這個也是一個方向,其實對於很多走得比較快的企業已經嘗試和一些第三方的公司做一些場外期權,期權的應用也有一定的好處。比如說我們對於鋼廠來講,它是一個天然的現貨多頭,通過衍生品市場就是想鎖定利潤。這樣一個邏輯推演就是我現貨多頭,期貨套保是一個空投,期權上我們做一個買入看跌或者賣出看漲的情況。買入看跌是成本低,並且資金效率高,我和第三方簽了一個場外期權之後還有現貨利潤的收益。對於賣出看漲,風險可能大一點,但是可以收取期權費,所以其實通過上面的介紹我們就可以發現,隨着國內外金融衍生品市場的豐富和發展,我們也是致力於不忘金融衍生品服務實體經濟的初心,我們也會發現期貨市場再繁榮,根源其實還是在現貨,尤其是商品這塊。未來我們希望有機會和大家一起探討金融延伸品服務實體經濟和其他各個方面的應用都和大家進行探討。

還有一個是套期保值的執行能力,比如說我在期貨市場上進行套期保值,我套保多少比例,還有一些具體的套保的執行的操作能力,比如內部流程和風控流程,這些都決定了我們最後套保的效果。對於生產成本的管理,後面是通過幾個小的例子進行幾個解讀,這邊是以鐵礦石為例,我和業內的朋友聊天,我說像鐵礦石這樣的行情為什麼鋼廠不會去套保?其實你會發現一邊經受價格上漲的折磨,盤面貼水這麼多,鋼廠也是鐵礦石天然的多頭,為什麼不在盤面去買呢?這樣的工具為什麼不用?所以我覺得這樣的行情回來了之後很多的企業和產業可以做一個復盤,思考一下這個問題。

新浪財經訊 由撲克財經、撲克百家研究院主辦的「2019下半年撲克投資策略論壇於7月13-14日在深圳福朋喜來登酒店召開,論壇以「見龍在田」為主題,共同探討全球宏觀經濟將如何影響產業及投資交易。

另外還有馮老師從更加宏觀的角度幫助我們做了一些梳理,我們簡單的來思考這個問題的話,就會發現不光要在產業內看問題,還要從更加宏觀的角度看問題,即使我們鋼廠還可以賺錢的時候或者是前兩年賺暴利的時候他也在思考未來怎麼做。我這裡有一個圖把鋼鐵生產主要的節點列出來給大家參考。

最後一點是企業生產利潤的穩定,對於鋼廠其實也擔心成本上漲或者鋼材價格下跌,綜合起來其實它更關心的是利潤的穩定性,像一些企業它已經通過很多的現貨角度的調整,比如我和我的上下游談我的定價模式和合作模式,就是第三方給他們提供原材料,之後第三方幫他們銷售。其實出發點和落腳點就是為了幫助鋼廠穩定利潤,上下游都鎖了,我的利潤固定了,我就賺加工費。但是也是有不好的地方,去年前年暴利的時候,我發現我沒有別人賺錢,我就非常的難受,從人的心裏角度來講你不讓我賺錢和讓我虧錢我更願意接受我虧錢。還有一個是鎖定利潤,也就是我說的一些企業其實嘗試在盤面鎖定利潤或者是在盤面構建虛擬的利潤,有一些企業已經嘗試做這個了。它的一個前提是什麼?就是所謂的衍生品工具一條龍,就是我們說的焦炭、鐵礦石、和鋼材,按照一定的比例進行配比就OK了。但也有一些問題。我們發現我們的合約目前因為一些條件的約束不是延續的,對於一些鋼廠和他們的現貨生產不完全對等,還有一些生產工藝的變化,去年前年大家比現在能賺錢,是因為現貨的渠道上一些生產工藝的變化。比如我們實際生產的時候我們可以通過一些廢鋼的調節,或者是新國標之後鐵合金的變化對於成本的衝擊都非常大,盤面上的虛擬利潤有的時候也鎖不住,但是是一個很好的思路大家可以借鑒。

我們發現從成本到加工到最後的成品,每一個環節的風險管理都非常的重要,我圈出來的這幾個品種,比如鐵礦和焦煤這些國內有相應的衍生品工具,不鏽鋼未來上海交易所也會推出期貨工具,像主流的品種定價的模式,比如鐵礦石的定價模式會更豐富一點,比如長協價格,現貨港口採購等,包括焦煤、焦炭以及成材等等。假如我按照現貨的定價去銷售,我的利潤會受到市場的影響,比如我的成品和爐料的價格波動是不同步的,我的生產、物流是需要時間的,產品銷售的時候也需要物流時間。這種不同步就導致假如我沒有做好風險管理的話我的利潤連剪刀差都承受不起。比較好的一點是,整個的黑色產業鏈其實是國內大宗商品當中整個的產業鏈條是比較完整的,這就導致黑色這麼多年以來在國內的衍生品市場一直受到大家的喜歡和青睞,很多的資金都喜歡追逐,我們的不鏽鋼這條產業鏈也是未來會逐步完善起來,廢鋼和不鏽鋼交易所他們在做一些市場調研,我相信不久的將來很快會面世。

還有一個是期貨和現貨市場的時間節點都是不一樣的,前幾年整個的黑色產業鏈都是淡季不淡,旺季不旺的情況,這個是市場環境和時間的原因。還有牛市和熊市的套保的方式、比例也是不一樣。比如說,15年的時候價格單邊下行,想做套保的時候,更多的是針對我現有的庫存。16年轉變成趨勢性的行情之後,是不是要換一種思路?即使做鋼材的貿易,可以先把現貨預售之後再在期貨市場買回來,這個也是一個邏輯。而不是像以前一樣。

所以這邊我們就引出了我的三個觀點,一個是行業的去產能是繼續的,它的側重點可能會轉變。第二個是我們未來的幾年會更加註重行業的兼并重組。第三個就是政策紅利是不是有一定的延續性,我們今年回頭看因為鐵礦石或者是某個品種因為自身基本面的變化,對於整個行業的紅利有所影響。比如上半年鐵礦石這一波行情起來了之後,大家都感慨說我們鋼鐵行業經過幾年供給側改革的紅利被鐵礦石吃走了。我們要思考我們的政策紅利到底會不會像之前幾年一樣暴利的保持或者延續。這個時候說到我們作為一個產業企業的話,我更希望做到的是我認清我所處的風險,通過一些衍生品工具把我的風險儘可能的規避。

今日关键词:叶诗文第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