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内蒙古产量-内蒙古甜菜糖最终产量与2018/2019榨季相差不大-婚庆资讯

  • 时间:

叶诗文第四

2019/2020榨季,絕大部分糖廠都取消了對農民購買機械的額外補貼,除了糖價偏低、糖廠虧損嚴重的原因外,農機兩到三年就要更新換代、企業補貼壓力大也不可忽視。

以往,內蒙古甜菜出糖率普遍在17%,而到了2018/2019榨季,卻成了最高出糖率。通常,第一年開榨的新糖廠,出糖率較高,一是設備先進、生產效率高企;二是甜菜播種第一年,沒有重茬和迎茬種植的問題;三是新建糖廠選址比較合理,適宜甜菜生長,出糖率大多高於13%。

2019/2020榨季,凌雲海和荷馬糖廠各有1家新糖廠計劃投產,其餘糖廠經歷了之前的鍛煉,積攢了經驗也吸取了教訓,更重要的是,糖廠普遍虧損,雖然沒有市場傳聞虧損十幾億元那麼嚴重,但也難見到盈利的企業。新榨季,糖價未見明顯回暖跡象,糖廠依然要開機生產,提質增效、降低成本就顯得非常重要了。

收購價穩中有降內蒙古部分產區對種植甜菜的農民提供了額外補貼,方式有兩種:一是按甜菜重量補貼,如每噸補貼給農民20—40元,有些地區是對新建成的糖廠在頭三年給與補貼;另一種是按土地面積補貼,如赤峰松山區政府就對區內膜下滴灌種植甜菜補貼150元/畝、非膜下滴灌種植甜菜補貼100元/畝,平攤后,農民拿到手的甜菜價格增加了30—40元/噸,最高達到560—570元/噸的收購價格。張北和包頭等地的糖廠收購價格就是農民最終銷售的甜菜價格,當地政府部門沒有額外提供補貼。在爭地現象比較嚴重的甜菜種植區,個別糖廠會通過臨時提高收購價格的方式,爭取與更多的甜菜種植戶合作,這也是2018/2019榨季內蒙古甜菜收購價格一度高達570元/噸、創下歷史新高的原因。

不過,對於2019/2020榨季的糖價,多數糖廠表示不樂觀,其認為供應和政策壓力較大,個別糖廠認為糖價將在5300元/噸附近長時間運行。

內蒙古糖廠對於食糖產業的發展前景還是非常樂觀的,不斷有新糖廠建設和投產。短期的糖價偏低、糖廠盈利困難並未打消糖廠的信心,反而成為糖廠提質增效的動力。

未來,內蒙古食糖產業機遇與挑戰並存。經歷了連續兩個榨季的虧損,內蒙古食糖產業全面圍繞提質增效進行種植和加工,降低收購價格、嚴格控製成本、提高生產效率、節能減排、引進先進生產力、降低額外補貼和扶持、提高土地使用效率等政策頻出。鑒於此,內蒙古甜菜糖成本將得到有效控制、甜菜糖分有望恢復到往年較高水準、糖廠生產效率將進一步提升,種植戶的選擇也將更加科學和嚴謹。

食糖產量位列全國第四2003/2004—2014/2015榨季,內蒙古(為和糖協數據統一,此文將張北地區納入內蒙古範疇)甜菜糖產量持續低於20萬噸,直到2015/2016榨季,才開始明顯提升。2016/2017榨季,內蒙古甜菜糖產量從前一榨季的28萬噸增加至46.33萬噸。2017/2018榨季,更是增加至48萬噸。2018/2019榨季,內蒙古共有8家集團旗下的13家糖廠開榨,隨着新糖廠的落成投產,食糖產能和產量都有了實質性提高,但在天氣影響下,最終產量低於預期的80萬噸,只有65萬噸。

内蒙古甜菜糖调研:

糖廠致力於提質增效2018/2019榨季,內蒙古甜菜出現了出糖率下降的現象,究其原因,糖廠總結了不少原因,而超過半數的影響因素都是歷史罕見。其一是天氣,不利環境令甜菜產量和含糖率都低於預期,最終造成出糖率整體偏低,企業生產成本大幅增加。其二是第一年投產的糖廠,缺少種植和生產經驗,開機階段幾度暫停修整,機器的誤差、農戶的誤差以及人為的失誤都被放大,經驗不足令誤差也超過預期,最終個別糖廠的實際產量誤差接近50%,往年甜菜絲平均16%—17%的含糖率成為2018/2019榨季高糖分的典型,整體拉低了內蒙古甜菜糖的產量,這也是成本上升的重要原因。其餘暫不贅述。內蒙古甜菜糖成本提高,低的在4600—5000元/噸,高的在5500—5800元/噸,相較於甘蔗糖的成本優勢降低。

未來機遇與挑戰並存內蒙古天然廣闊的大平原有充足的農業土地供應,只要比較收益有優勢,甜菜的種植面積就有持續增加的空間。調研所在地區的增資擴建都是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才實施的,在建糖廠原料相對充裕。此外,內蒙古現有的存量土地完全可以滿足計劃投產的糖廠的生產,並未涉及增量土地,現有的甜菜種植面積占所有農作物的比例只有一成。

圖為內蒙古食糖產量(單位:萬噸)

現有的甜菜產量和食糖產量預期都是建立在外在因素穩定的基礎上,2018/2019榨季被認為是天氣和條件異常的一年,2019/2020榨季的預期則是建立在天氣正常、糖廠生產正常的基礎上,而這兩個正常水平都是高於2018/2019榨季的,最終產量預期應該小於或等於我們的估算值。根據調研數據推算,2019/2020榨季,內蒙古甜菜糖總產量為73萬—75萬噸。

目前來看,甜菜種植比較收益突出。內蒙古產區內,甜菜的競爭作物主要是玉米,部分地區的競爭作物還包括蔬菜、馬鈴薯和葵花。在供給側改革的主導下,玉米種植戶,自有土地實現收支平衡較為樂觀,但承包土地或者單產較低地區的農戶,普遍虧損。馬鈴薯和葵花受病蟲害影響大,產量不穩定,價格波動大,種植意向變化也較大,收益無法保障,而甜菜的收購價格穩定,副產品中的糖蜜和顆粒粕銷量也比較樂觀,甚至出現當地不夠用要到廣西等甘蔗產區採購的現象。個別糖廠開榨初期,糖蜜和顆粒粕已經被預定完畢。

2019/2020榨季,內蒙古甜菜收購價格多數下調,如果凌雲海的第3家糖廠投產,則13家糖廠中,將有5家的收購價格與上榨季持平、4家下調,只有兩個集團的下屬糖廠計劃提高10—20元/噸,提高的原因是計劃內的新糖廠投產,甜菜資源緊張,為避免糖廠吃不飽而提前將甜菜收購價格小幅上調。2019/2020榨季,內蒙古甜菜平均收購價格為515—530元/噸,其中包括凌雲海在內的3家,給出了570元/噸的報價。

根據調研採集到的種植面積以及各糖廠糖分水平,可以估算出最終的甜菜產量和食糖產量。新增種植面積集中在第一年投產的幾家糖廠手中,老糖廠則更多是主動降低種植面積,而且老糖廠有不同程度重茬種植的問題。除去凌雲海的影響,內蒙古食糖總產量增加趨勢並不明顯。

扣除凌雲海的產銷數據,2019/2020榨季,內蒙古包括張北的糖廠在內,整體種植面積變化不大,穩中略增,甜菜產量小幅下滑,但因種植面積增量集中在生產效率較高且糖分較高的糖廠,最終的食糖產量不降反增,前提條件是天氣和糖廠生產恢復到往年平均水平。在調研期間,內蒙古部分地區已經遭遇了三輪霜凍,甜菜需要補種,未來天氣狀況如何、計劃投產的兩家糖廠能否如期開工,都是不確定因素,考慮到實際產量通常低於預估數據,我們認為,2019/2020榨季,內蒙古甜菜糖最終產量與2018/2019榨季相差不大,僅小幅增加。

在沒有實力拒絕重茬種植的甜菜的糖廠中,以質論價的收購方式受到關注,已有幾家糖廠打算在2019/2020榨季對20%的甜菜進行以質論價的收購,設置保底價、封頂價以及平均參考糖分,根據糖分來確定最終的收購價格。如果效果達到預期,那麼將激勵農民提升甜菜糖分,重茬和迎茬的問題將得到解決。

銷售節奏將更加穩定內蒙古甜菜的生產和銷售時間段與甘蔗糖不同,甜菜糖廠主要在10月後開機生產,農曆小年之前完成甜菜糖料款兌付,春節前後的2—3月多數糖廠收榨,銷售也集中在春節之前的幾個月,甘蔗糖廠則在4月開始生產,這時,甜菜糖庫存所剩已不多。2018/2019榨季,由於預估增產較多,且幾家新糖廠開機生產,行業普遍對後市價格較為悲觀,所以加快了銷售節奏,集中在春節前,尤其1月的銷售量同比、環比均大幅提升。3月開始,糖廠陸續收榨,食糖庫存也消化大半。2019/2020榨季的銷售節奏預計相對穩定,一是新糖廠有了一定的經驗,與中間商也建立了良好的合作關係;二是內蒙古甜菜糖的品質完全經得住市場考驗。

內蒙古有8家集團涉及食糖生產和銷售,旗下已經建成並在2018/2019榨季投產的糖廠有13家,下榨季有兩家新建糖廠計劃開機。目前,內蒙古糖廠的產能比較集中,優勢糖廠的競爭力繼續增強。內蒙古糖廠中,產出最大的是佰惠生、博天和眾益,而單個產能最高的是新建糖廠,如高產能的代表晟通、佰惠生和博天。可見,產量和產能的一致性代表了優勢力量和資源的集中。

2018/2019榨季內蒙古甜菜糖產量佔國內甜菜糖總產量的比例高達49.04%,超越位居第二的新疆,其佔比41.68%。內蒙古甜菜糖有繼續增長的空間和潛能。從全國範圍看,2018/2019榨季,廣西食糖產量佔比高達60%,之後為佔比19%的雲南,再之後為佔比7%的湛江,內蒙古產量佔6%,位列第四,新疆佔比5%,位列第五。甘蔗糖依然佔市場主導地位,其產量佔比超過86%。

較為關鍵的一點,內蒙古甜菜種植和生產呈現市場化特點,由企業主導,利益為主,糖廠擁有更多主動權。

甜菜種植面積相對穩定種植面積或與上榨季持平凌雲海宣稱將會新開一家糖廠,所以面積增加較多,除去這家不穩定的因素外,其餘糖廠落實的面積有實質性增加的糖廠只有3家,分別是晟通糖業、敕勒川糖業和太僕寺旗佰惠生。敕勒川面積增加約2萬畝,佰惠生則是略增,晟通增加約11萬畝,面積增加最明顯最確定的就是晟通糖廠。其餘所有糖廠面積都有減少,且主動降低計劃種植面積的占絕大多數,少量糖廠是落實面積低於計劃面積,總體導致凌雲海以外的糖廠總面積出現小幅降低。綜合來看,內蒙古新榨季的面積去除不穩定的超預估的部分,預計2019/20榨季內蒙古甜菜面積跟上榨季相比基本持平在200萬畝上下,較上榨季變化不大。

糖廠降低甚至取消補貼對於農民購買農用機械,國家一直有30%—40%的補貼。2018/2019榨季之前,內蒙古糖廠也會為農民提供20%—40%的農機補貼。正因如此,內蒙古甜菜產區的機械化水平很高。當然,都以小農機械為主,幾百萬元一台的大型種植和收割機械,只有糖廠才有能力購買和使用。

一部分有實力選擇甜菜農戶的糖廠,摒棄重茬、迎茬甜菜,甚至在合同中明確,一旦發現,就完全拒收。一部分經濟實力雄厚,追求一流品質的糖廠,不斷引進世界先進的種植和生產技術,降低損耗,提高效率,赤峰眾益糖廠對日本紙筒種植方式和歐美先進設備的引進就是代表。一部分自身擁有農場的糖廠,捨棄了訂單農戶種植,幾乎全部用自家農場種植的甜菜,輪種和成本優勢明顯,敕勒川就是代表。而對於本身吃不飽的糖廠,雖然意識到重茬、迎茬種植的甜菜糖分和產量都會下降,但他們更多的是無力感,收購數量本就較大,嚴禁不現實,控制也顯得無力。

圖為兩個榨季內蒙古食糖產量對比(單位:萬噸)

結合上述內容,2019/2020榨季,內蒙古土地結構和選擇更加多樣化,糖分和成本導向更加明顯,甜菜種植面積或維持在200萬畝,但對應的產量不降反增,在天氣和生產條件恢復到平均水平的前提下,產量將小幅提升,預計在73萬—75萬噸。

另外,內蒙古機械化推廣便利。華北大平原黑土地,先天就具有機械化種植的基礎,調研所在地區基本實現40%以上的機械化種植,個別產區甚至達到100%的機械化種植。甜菜種植的機械化遠遠高於甘蔗種植。生產加工方面,老糖廠的自動化程度略低。

(作者單位:一德期貨)

今日关键词:小伙做旱地游泳机